李(嘉兴特产)
王竹如
(选自19367月《浙江青年》29期)
编者按:这篇文章原载于1936年7月出版的《浙江青年》杂志第2卷第9期上。《浙江青年》是当时浙江省教育厅主办的刊物,发行量颇广。作者待考。有人说即是当时的《嘉区民国日报》社长王梓良,不知确否?现转载于此。除修改少数标点符号及个别错字外,从标题到正文,未作任何改动。
     槜李,一为果名,一为地名,地名见于《春秋》,是越败吴的地方,在今嘉兴。至于果名,照《花史》上载,应远在越败吴之前。早先这里就产生一种佳李,地以果名,才将这地方也叫作槜李的。槜遵为切,许氏《说文解字》:“从木有所捣”。贾思勰《嫁李法》:“腊月以杖微打,正月复打”。所以“槜”,大概是这种李树的栽植法。《公羊传》作“醉李”,或许是讲这种李子的味性。
     槜李由来已久,约计种植的历史怕在二千五百年以上。有人考查古槜李地方,应在嘉兴县西南二十里光景,现在地名草荡,传说即古吴越战场,可是那边现有没有槜李了。近代产生槜李的,却在县东南的净相寺。因此,有人怀疑今之槜李不是真种。然而嘉兴槜李确是国内独有的一个好种,古时嘉兴一带一定种槜李很多,净相寺一带当时或曾栽植,或是移植,岂不是一件绝平常的事吗?
    槜李传布的历史,吴越以前不可考。吴越时大约已名贵了。传说,槜李经过西施的一掐,至今真正的槜李都有这位美人的爪痕。后来战地荒芜真种日少,到得宋时,净相寺还有这种佳李,见于吟咏,有张尧同的“地重因名果,如分沆瀣浆,因思吴越战,未敢尽情尝”。净相寺自从有此槜李,到了清初,当时官吏不去加意保护反而恣意需索,寺僧不堪其扰,顾不得佳种不佳种,多有拿来伐倒以免受累的。这时槜李遭劫,险些断种。亏得事前附近西沈地方有一个绅士名叫李源的,分得净相寺的真种,种在家园里,繁殖到数十株。光绪年间净相寺僧反过来向李园求种,现在闻说寺里只剩一株老本,年前有人在墙外经过,还见在开花,而李氏园中所存的也不多了。因为槜李不能用果实播种,古法只可用压根法,分种繁殖比较自烦难了。
      嘉兴农学者成汝基君,住余贤埭,他家里也曾经分得真种,他曾著《嘉兴之槜李》一文,载在二十二年三月出版的本省《建设月刊》上;文中述槜李的特点很详,以下引用他原文的一节:
“槜李”一号,树性开张自然,成半圆形,甚大。在自然生长者,有树高一丈余,干大七八寸,有徒长性,有落果及隔年结果性,一部或全部小蕊退化,且有自花受粉困难之特性。接木活着力小,约#p#分页标题#e#30%,以芽接为宜,接活着力50-60%。枝梢生长盛,紫褐色。叶是大,深绿色,主脉紫绿色,叶片厚,长枝上之叶为倒卵形,短枝上之叶多拔针形,先端锐,叶缘有细齿锯,叶柄青色,背带紫,托叶退化,密腺肾状形,生于叶之基部。果重二两许,有爪痕,六月中旬成熟,形扁圆,紫红色,中杂细小不正形黄色果斑,斑之分配不匀,有金属光泽。底色肉黄,幼果粉甚多,渐老渐减,至熟稍带白色。肉质细密,琥珀色半透明,浆液极多,惟核之四周,稍有淡黄色之纤维,甜而微酸,有芳香,皮薄易剥。核扁圆形,先端稍尖,基部圆而无仁。
     据成君的调查,槜李有五个品系,号为槜李一号,槜李二号,以至槜李五号。依我的考据和猜测,只有“槜李一号”可以算为真种。从皮色朱红,多浆液,有醉人的甜香、细核、无仁,尤其是有爪痕等许多特点,证明确是古人称咏过的槜李。曹溶诗句:“肤如柰子能加脆”,朱彝尊赋中说:“品胜红云之柰”都状果皮之红;多浆液,像张曹的诗和朱的诗赋都一致的;曹诗:“液较杨梅特去酸”“夏果流甘近蜜房”喻其甜;朱诗:“纤核乃中虚”正说着核细,无仁;诸家都说槜李有西施爪痕的,如曹诗:“验取夷光到甲香”,朱赋:“经纤指之一掐,量心赏之在斯,何造物之工巧兮,化千亿于来兹”,又有诸锦的诗,“……西家施……偶然留指掐,乃与杨家一捻之红争传之”。
       有爪痕当是这种果实“生相”如此,未见得真是纤指的一掐留痕,不过古来确有这样传说,而诗人又都爱以奇艳的故事引用入诗。所谓槜李二号就没有爪痕了,即市上较多的桐乡李。桐乡李有人叫作桐乡槜李,有许多人竟以为槜李是桐乡所产,成君文中也曾引证《桐乡县志》上说:“槜李实产嘉兴净相寺并非桐乡”。所谓槜李二号至五号四种,大致和槜李有些近似,或者系接木变种也说不定,都不及一号的好。
       真种槜李既不多,往年要买槜李可向净相寺可木妻圣(即西沈、嘉兴东南一小村落)李氏定购,数元一斤,只有八个十八,买的人犹恐不得真的。更有些人买来进献达官贵人,视为珍品。近年来果树更少,结果无几。以上两家,无法应付这些主顾,听说已不卖槜李了。除非是要好的亲友,或有特别交情的,才可以得到这珍品的赠送。于是槜李的名贵,在今日简直成为“无价之果”了。
     那末,槜李只能算是嘉兴的名产,不久的将来不是成为历史上的产物吗?不,嘉兴在三四年前政府曾筹设一个“槜李园”,园在东门外东塔寺旁,现归县立农场管理。园中栽着的槜李,五号都备,种子系从净相寺,木妻圣,余贤埭等处分来的,共有数十株。李树大的有一人一手高,去年起已稍能结几个果子,从这里又移植一部分到双桥去。写本文之前,我曾跑往“槜李园”参观,有几株已是“绿叶成阴子满枝”了。预想这历史上有名的佳果,日见繁荣,几年之后,我们的嘉兴怕不又成了槜李城吗?

發佈留言